醋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醋酸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加息猜测升温美国货币政策走向仍不明朗

发布时间:2020-07-13 16:41:23 阅读: 来源:醋酸厂家

近期,美国经济增长强劲,失业率加速下降,市场猜测美国加息可能提早到来。在近日举行的年度经济研讨会上,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耶伦一方面承认美国劳动力市场正在改善,另一方面也指出,更多指标显示劳动力市场仍“显著不景气”。

英国经济研究机构“资本经济学”高级经济学家安德鲁·肯宁汉姆对本报记者表示,目前的经济形势显然支持美联储将早于明年后期开始加息的观点。但美国货币政策的收紧,将是渐进的,而且不应以牺牲经济复苏为代价。

近期增长动能加强,货币政策走到新的十字路口

受美经济复苏、公司并购、欧洲股市上涨等因素影响,纽约股市标准普尔500种股票指数25日开盘后不久首次突破2000点关键点位。

今年二季度,美国经济显著反弹。在一季度萎缩2.1%之后,美国商务部初步估计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为4%,好于市场预期。此外,最新数据显示,美国失业率已下降至6.2%,近期就业增长相当强劲。

美国经济复苏已进入第六个年头,在近期增长动能加强的情况下,美国货币政策走到了一个新的十字路口。

美联储内部对于“退出战略”和货币政策正常化的讨论继续升温,但未达成共识。耶伦重申,美联储何时加息,取决于经济数据。此间经济学家认为,由于未来经济数据如何发展尚难预料,特别是劳动力市场迷雾重重,美联储的政策走向存在不确定性。如果美国强劲的经济增长引发美国就业市场更大改善和物价水平的回升,那么美联储将被迫提早加息。

在8月23日结束的年度经济研讨会上,耶伦做了关于劳动力市场动态和货币政策的演讲。虽然美国失业率已经以超出预期的速度更快下降,但这并没有改变她一贯的观点,即认为劳动力市场仍“显著不景气”。在耶伦看来,失业率可能夸大了美国劳动力市场的健康状况,劳动力资源利用率显著不足,存在“两高三低”,即失业率仍高于充分就业水平;就业者中打零工的比例太高;劳动参与率,也就是劳动年龄人口中有工作或积极寻找工作的比例太低;职场跳槽率太低;工资增长率低。“经济衰退结束五年之际,劳动力市场仍未完全恢复。”耶伦表示。

经济学家认为,美国经济看起来增长势头越来越强,对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来说,这是好消息。但从货币政策角度看,经济好转加大了美联储提早加息的可能性,美国货币政策前景对全球是一个挑战。

判断政策走向,从失业率和物价指数变化上寻找根据

美联储有两大法定的使命,一是维持物价稳定,二是促进充分就业。因此,判断其货币政策走向,只能从美国失业率和物价指数变化来寻找根据。

美国经济咨询机构埃士信环球透视经济学家保罗·埃德尔斯坦对本报记者表示,美联储内部无论在劳动力市场,还是在对通胀的判断上,都没有达成共识。最新一次货币政策会议后,美联储重申,在量化宽松政策结束后的“相当长时间内”不会加息。一些决策者对这一利率政策“前瞻指引”不满意。埃德尔斯坦说,在非常规货币政策实施数年后,美联储内部的分歧愈发明显。一个显示出鹰派的立场是,美联储已经就加息战略进行了实质性讨论。他预期,2015年第三季度美联储将开始加息。

8月20日公布的美联储7月29日至30日的会议纪要显示:“许多与会决策者认为,如果劳动力市场和通胀比预期更快地靠近美联储的政策目标,那么,更早地撤出货币宽松政策可能是合适的。”这一表态被市场广泛理解为美联储在加息上传递出鹰派立场,即担心宽松政策维持过久,导致经济过热,不过,这份会议纪要也显示出美联储内部的意见分歧。

摩根大通银行经济学家迈克尔·费罗里对本报记者表示,会议纪要显示,美联储内部对于就业市场多大程度已恢复至其目标水平,有很多辩论,但显然观点不一。鉴于美国经济增长仍存在不确定因素,在开始加息之前,美联储需要等待更多数据,以确定目前强劲的就业增长是可以持续的。

从通胀数据看,美国的消费者物价指数尽管有所回升,但仍在低位徘徊,经济学家认为,低于预期的通胀数据,也验证了美联储不急于加息的观点。

美联储货币政策的正常化,包含至少两大疑问:一是美联储何时加息,回归利率政策的正常化;二是美联储将如何处理其庞大的资产负债表。过去五年多来,由于量宽政策的实施,美联储持有的资产规模,从8000多亿美元,扩大到了大约4.3万亿美元。是继续持有这些资产,直到它们到期,还是进行减持,将它们卖回市场?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规模是否会回归到量宽实施前的水平?无论美联储采取何种操作,都将对金融市场带来重大影响。

外围经济形势的变化对货币政策走向不会造成干扰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发生后,美联储史无前例的货币刺激政策对克服金融恐慌、经济的逐渐复苏,功不可没。但是,超宽松货币政策,有其局限性,也潜藏着风险。最大的担心是其实施时间过长,会导致资产泡沫,经济过热,威胁金融稳定。因此,如何稳妥地实现货币政策的正常化,被认为是美联储前任主席伯南克留给耶伦的主要难题。

当前,全球主要经济体增长状况出现分化,全球经济总体走弱。8月份的一些经济指标显示,日本、欧元区等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增长都出现下滑,相反,美国经济则趋于强劲。英国经济研究机构“资本经济学”高级经济学家安德鲁·肯宁汉姆对本报记者表示,经济形势显然支持美联储将早于明年后期开始加息的观点。但美国货币政策的收紧,将是渐进的,而且不应以牺牲经济复苏为代价。他表示,当前对全球经济更大的威胁,或许是欧洲央行的政策力度太小,不足于刺激欧元区更强劲增长,如果这样,全球经济复苏将继续显得更加不均衡。

从美联储政策声明中可以看出,对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形势变化,美联储一直保持关注,但就当前来看,外围经济形势的变化对其货币政策正常化不会造成干扰。美国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国内消费对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高达六七成。海外需求会影响美国出口,但扣除进口后的所谓“净出口”长期以来不是拉动美国经济的主要“马车”。因此,人们更多关注的是,美联储政策对全球的溢出影响。当然,也出现“溢回”的概念,即美联储采取的政策对全球施加影响后,外围经济形势的变化,反过来影响美国经济。但据业内人士估计,这种“溢回”效应,并不大。(记者 吴成良)

三明工作服制作

嘉兴职业装订制

昭通定制西服

温州定做职业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