醋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醋酸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三国后期特种部队的实力对抗一千无当飞军拼掉五千曹魏虎豹骑

发布时间:2021-01-07 11:06:31 阅读: 来源:醋酸厂家

三国后期“特种部队”的实力对抗 一千无当飞军拼掉五千曹魏虎豹骑

三国后期,代替司马懿和郭淮主管曹魏西北军务的是陈群的儿子陈泰。但陈泰其实不会打仗,至少不会进行战役指挥。这一点在他第一次和姜维交锋之后已经被姜维看穿了。但是司马家没有看出来,公元255年郭淮死后,陈泰继任征西将军、正式成为魏国西部军区的一把手:“淮薨,泰代为征西将军,假节都督雍、凉诸军事”。(《三国志•陈泰传》)陈泰原先担任的雍州刺史一职被交给了王经,原来担任讨蜀护军一职的夏侯霸,因为曹爽事件叛逃蜀汉,他的位置由徐质接任。讨蜀护军(魏国护军为中央禁军官职,护诸将军,既为领兵长官,又有监督诸将之权。很多情况下都由受到统治者绝对信任的托孤重臣担当)是魏国西线的独立精锐部队,隶属关系上属于中央军序列,编制待遇上与禁军类似,以骑兵为主力,相当于魏国西部军区虎豹骑特遣队。这三个人是魏国西部战线最重要的三位将领。

但这三个人都有问题。魏晋玄学的风气就是不动手干任何实务,崇尚清谈,陈泰是世家子弟受这种风气影响,动嘴能力天下无敌,一到自己动手操作就马上现原形。先前姜维北伐援救治无戴时,郭淮、夏侯霸还在挡住姜维的战斗实际上是他们在操作,陈泰只是出主意,当键盘侠。这次键盘侠亲自上阵,他马上就会意识到自己和姜维的差距。

雍州刺史王经则出身平民,不是士族子弟,有一定能力,但没有经验。他的出现和司马师有关系。早在魏明帝曹睿在位的时候,士族就已经开始腐败,曹睿为此专门颁布过禁止浮华浮夸的诏书,将所谓的“四聪”、“八达”、“八预”(包括魏晋玄学的创始人夏侯玄)全部禁锢,不给官做。到曹爽执政的时代,开始突破禁令,使用了包括夏侯玄在内的大量“浮华党”。但这些人在司马懿的政变中表现为集体尿裤子,面对司马懿的屠刀,根本无力反抗。这一切都被司马师看在眼里。作为司马家第二代掌门,司马师的胸襟气度远远超过他的父亲和弟弟。为了避免士族豪门的做大,司马师开始向寒族打开做官的渠道,大力提拔寒门弟子到重要岗位。其中著名的有石苞(西晋时代与皇亲王恺斗富的石崇的亲爹)、邓艾、王基、王经等人。司马师的这些做法,证明他是一个想有所作为的人。他在用人选材上更接近于曹操的唯才是举,而不是他爹和陈群捣鼓出来的九品中正制,因为这种选材体制和后来的科举制类似,从长远来看对皇帝最为有利——选出的人相对独立,对皇帝负责而不是对家族负责。西晋灭亡的重要原因就是朝廷重臣都只关心自己的身家性命,对国家不负责任。可惜历史没有给他时间。司马师死的太早,又生不出儿子(生了五个女儿!),导致这些变革半途而废,司马昭走了曹丕的老路,为了称帝,向士族交出了更多的特权以换取支持,西晋时代寒门子弟的上进之路彻底被封死了。

讨蜀护军徐质是一个出身行伍的大老粗,凭借军功一步一步升到这个位置也是司马师唯才是举的产物,但此人眼光格局有限,起不了决定性作用,只是一个猛将而已。

面对这样的对手,天水麒麟儿犹如鹤立鸡群。从延熙十七年(公元254年)开始,姜维进行了一场历时数年的北伐大战。

姜维北伐战役的第一阶段,举刀砍向狄道。前面说过这里是陇西与雍州联络的要点,这一次姜维的进攻筹划多年,凭借夏侯霸的关系让魏国的狄道守将李简立即投降,“复出陇西,守狄道长李简举城降(《三国志•姜维传》)”。姜维大喜,亲自带领部队前去接应。为了保障侧翼安全,阻击魏军可能的援军,他派出张嶷统帅的无当飞军驻防襄武方向的大道。这个决定有些随意,可能姜维只是想让张嶷部做一个警戒而已。因为张嶷的无当飞军是一支少数民族部队,擅长山地作战,属于步兵特种兵序列,打正规战有些力不从心,尤其是面对精锐骑兵部队。

果然姜维突然出兵狄道,陈泰没仔细考虑就派他麾下最精锐的部队征蜀护军徐质,急速驰援。这就显出新手和老将的区别——面对姜维,郭淮是先让部队进入重要区域,摸清对手的动向后再行动,所以和姜维大战没吃什么亏,陈泰一出手就跟着姜维在走,姜维出兵狄道他就援救狄道,根本没有对战场形势作出判断就急着要打,肯定会吃亏。

不过陈泰运气不错,徐质的骑兵在襄武遇见了担任警戒掩护任务的无当飞军。徐质毕竟是老兵油子,看见蜀军多是步兵,立即发起冲锋。张嶷也是蜀中名将,临危不乱,指挥无当飞军列阵抵抗。双方在襄武展开大战。襄武这个地方的地形是一个类似上方谷的山谷,无当飞军堵在谷口,魏军骑兵一时展不开队伍。当面对砍没有太大优势。这时候徐质显出了自己蛮横的一面:把精锐虎豹骑排成大纵深阵列,不顾伤亡的向无当飞军发起冲锋,无当飞军因为多从事山地作战,武器以刀盾为主,缺少抵御骑兵冲锋的长矛,虽然凭借地形密,集结阵守备但挡不住骑兵一波接一波的冲锋。双方实际上是在一个狭窄的山谷里搏命。张嶷拼出了斯巴达三百勇士的感觉。大约千人的无当飞军,挡住了五千左右魏军虎豹骑一整天的来回冲击后,全军覆没,几无一人身还,张嶷本人也死在阵中:“军前与魏将徐质交锋,嶷临陈损身,然其杀伤亦倍过。”(《三国志•张嶷传》)。徐质的部队也被打残了,五千人左右的队伍至少损失了一半,在他不计伤亡的打击之下,通往狄道的大门被他撞开。

姜维得到报告,立即把狄道搬空,放弃城池,率全军应战徐质,掩护百姓撤回蜀中。这时候徐质应该等待王经后续部队集结完成后,再攻狄道。但是不知道出了什么情况,徐质竟然率军追击蜀军!还剩不到三千人的部队去追一支三万人以上的敌军,不是疯了就是把对手当白痴。徐质本人久经沙场,应该不会这么干,那么让他这么干的不是王经就是陈泰。这就是逼死人啦!果然徐质的精锐部队追击姜维中了埋伏,步了王双、张郃的后尘,本人被杀,全军覆没,讨蜀护军这支魏国的禁军部队在魏军的序列中消失。姜维成功率军掩护百姓撤回汉中,王经率领后续部队重新夺回狄道,并顺便帮徐质收了尸。

这一仗,姜维小胜,用无当飞军拼掉了魏军在西部最精锐的讨蜀护军部骑兵精锐。但这还没有结束。姜维很快发起战役第二阶段,继续进攻王经驻守的狄道。

郑州儿科医院

青海早泄医院

太原肝病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