醋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醋酸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人人操盘一天估值破亿的投资梦之队让专业的人来帮自己炒股

发布时间:2020-02-14 07:20:31 阅读: 来源:醋酸厂家

回顾过去几年,从鲜有人知P2P平台是什么,到互联网金融概念正式被提出、认可,再到如今互联网众筹、互联网支付、互联网保险等不同业态的出现与快速发展,互联网金融正在日益深入我们的生活。在互联网金融这片不断迸发新机遇的沃土,每天都有记录被改写,每天都有新的传说被创造,顾崇伦的团队和他们的人人操盘就是其中之一。从成立第一天就估值破亿,产品未见端倪,新的投资人又将其估值捧上新高,人人操盘正以其不可小觑的力量撬动中国互联网金融的创新与变革。作为一个初出茅庐的创业团队,人人操盘究竟凭什么获得投资机构的追捧?他们又在筹谋怎样的互联网金融新棋局?

人人贷首席运营官顾崇伦年初从老东家辞职后,创立了一家名叫“人人操盘”的互联网金融平台。成立的第一天,人人操盘就被估值近1亿元人民币。和大部分人熟悉的P2P不同,人人操盘采用MoM((Manger of Mangers)模式,通过对投资管理人的研究评价,筛选投资风格类别不一的投资管理人,构建管理人投资组合,并持续对其业绩进行动态跟踪、风险控制,在有效分散投资人风险的同时,帮助投资人获取投资收益。简单来说,这是个打通散户和“基金经理”沟通渠道的社交型投资理财平台。创立不到2个月时,人人操盘已经拥有3000多名用户以及十余位操盘手,交易总金额超过2000万。

解决痛点

在创立人人操盘之前,曾在国内知名p2p公司人人贷工作三年,全面负责人人贷线上平台的运营。他曾设计出人人贷U计划和债权转让交易等闻名业界的产品,在圈内有着不小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也正因为如此,“人人操盘”还未上线就成为了投资机构的宠儿,甚至在产品未定型的前提下,出于对顾崇伦的信任,投资人依然给予了人人操盘不低的估值。

顾崇伦说,他之所以离开人人贷创业,是希望去开拓新的领域、接受新的挑战。“无论是人人贷还是整个P2P行业,发展已经具备规模,想要找到创新空间难度已经比较大了。也许,是时候离开,为我自己的金融理想走一条别人没有走过的路。”顾崇伦这样告诉《芭莎男士.商业版》,语气平和而坚定。

MoM模式并非首创。美国罗素投资集团在1980年就试水这一领域,且该模式在国外的发展已非常成熟。然而,MoM模式在中国市场,仍然是一个新兴事物,尤其在互联网证券领域的应用,尚未破冰。至于为何要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作为人人操盘的CEO,顾崇伦指出,由于市场发展阶段的限制,MoM模式在中国发展的整体规模相对较小。人人操盘希望提供一个高效便捷的渠道,让更多的理财人畅享“私募基金式”服务,同时有效推动该模式在中国市场的发展。此外,“MoM模式最大的优势在于把规模资产配置给多个优秀基金管理人,极大的分散了投资风险。我们希望通过有效践行该模式,为理财人提供更加安全高效的投资理财渠道,并逐步培养投资人的风险意识。”顾崇伦称。

在顾崇伦看来,P2P的发展已形成规模,很难发掘到创新空间。在互联网金融的大方向下,除P2P以外,互联网证券将是新的风口。一方面,有预期出台的新证券法修订草案,“一人多户”放开以及券商代客理财的重启,让顾崇伦看到互联网证券大发展的机会。

目前国内散户交易量占比80%-90%,美国只有20%-30%。而美国在上世纪20年代左右,散户交易量和中国现在情况类似,在那以后,美国人逐渐转向机构投资等被动理财方式。目前中国的公募基金由于基金经理的相对排名机制,并且没有分成机制导致激励不足导致基金经理与用户的利益关系并不完全一致,以及时不时曝出的老鼠仓,内部交易等丑闻,用户对其的信任度也大打折扣,而中国的私募基金门槛较高,普通散户也无法加入。“这中间存在一个空间,我们可以从相对专业的人士中选拔出优秀的操盘手,帮用户打理小规模的投资组合,双方都出资,这样操盘手和用户利益共享、风险共担,而且操盘手的操作对于投资者都是透明的。这样就不是单单一个冷冰冰的产品,而是在投资基础上增加了社交化属性” 顾崇伦说。

在操盘手筛选机制上,人人操盘采取定量加定性的方式,不仅看操盘手的历史业绩,还要看风险调整后的业绩,此外,还会通过访谈看投资理念和投资逻辑。“总的来说,我们是在构建一套互联网的操盘手筛选机制,同时让普通用户参与进来,分享小规模‘基金’的收益。”顾崇伦如是说。

人人操盘目前的主打产品是浮动收益类投资理财计划“跟投乐”, 这是一款是由操盘人发起、跟投人跟投的股票收益类产品。自网站7月1日上线以来,“跟投乐”已经发行了十余期,吸引逾百位操盘申请人。为了保障投资人利益,人人操盘为跟投乐设置了25%的止损线,一旦亏损额触及止损线,平台会强行平仓以控制风险。目前,该产品市场反响良好,接下来,人人操盘还将在固定收益类产品方向持续创新,结合浮动收益设计出更优秀的产品。

投资者在人人操盘投资跟投乐产品的起投金额为1000元,投资者不但可以享受到操盘人操盘的收益,也可以实时的通过净值来观察收益的变化。但与公募基金区别在于,平台同时还会每日延时公布持仓和交易变化,而并非公募基金那样,投资人“仅仅看到一条冷冰冰的净值曲线”。

顾崇伦认为,人人操盘作为国内第一家将Peer to Peer理念融入到社交投资理财平台的网站,实质上改变了基金的形态。“在挑选公募基金的时候,基金经理和投资人之间有隔阂,投资人只能看到历史业绩,并不清楚其投资理念。而社交投资的方式,让投资人和操盘手通过互联网近距离接触,让散户知道操盘手的理念与观点,对后市的看法,对买卖操作的理由,这些都有助于投资理念形成,而且让交易看起来更透明。”

寻找牛人

人人操盘的另一位创始合伙人王坚也是顾崇伦人人贷的前同事,目前王坚的主要工作是为人人操盘找到合适的操盘手。”最开始,我们是通过周围的朋友,请来一些水平较高的操盘手,来我们这里管理一些小规模的产品。“王坚告诉《芭莎男士·商业版》。

初步筛选出来的操盘手会在平台上首次发布100万左右规模的产品,随着投资业绩的增长,粉丝数量的增加以及和用户信任的积累,操盘手可以发布更高金额的产品。王坚说,未来,人人操盘也会通过传统的私募基金公司去帮助平台上的操盘手发布一些针对高净值用户的私募产品。

谈及如何发掘“操盘牛人”,王坚说,第一个方向是有过私募操盘经验的职业操盘手,第二个方向是活跃在雪球等股票类社区的大V。目前,人人操盘的官网上也已经开放了牛人申请。但王坚认为,牛人的用户基数暂时不需要特别激进地去扩大。“现在这个阶段还是需要教育投资者,需要一段时间去让大家理解并且接受这个模式。所以如果特别快地去做大量推广并不合适,还是需要通过新闻媒体、自媒体等渠道让大家接受这个模式,再去慢慢扩大交易规模。”王坚解释到。

作为运营的“大管家”,王坚坦承他有时也会和顾崇伦有一些争论,“我会更多地站在操盘手的角度想问题,比如信息公开程度,如何兼顾操盘手和理财人两端用户的体验。”通常来说,操盘手对资产配置信息都比较敏感,不愿意过早透露给其他人,而用户为了了解自己的资金是否安全,又急于了解操盘手的资产配置情况。为此,王坚他们想到的方案是延迟公开的交易信息——在每个交易日结束后,平台公布操盘手的操作和持仓情况,这样兼顾了对投资者的信息公开和对操盘手的信息保护。

关于盈利模式,王坚介绍到,目前,人人操盘只向用户收取平台管理费用,未来可能从收益分成里获取一部分利润。

王坚是交易员出身,曾在高盛等机构工作多年。对于而今转型到首席运营官,他的体会是,交易员是在一个自己的思维世界里去把一些事情想明白,把事情做对,做自己的操作就可以了,跟人打交道比较少。运营相对复杂,包括用户运营,流量运营,活动策划,内容输出,很多工作都要靠团队的分工合作完成,同时也要跟产品、市场等各个部门去打交道,对团队协调沟通的要求也更高。这和他过去的交易员生活相比是一个新的挑战。

扎进风口

人人操盘的CTO程异丁在美国的骑士资本集团工作了5年,在一次聚会上认识了顾崇伦后,即对人人操盘的模式大感兴趣,当即决定放弃美国的工作,回国加入这一创业团队。

“我个人认为互联网证券是一个风口,散户不应该直接炒股,而应该让专业的人来帮自己炒股,这个项目给散户一个新的投资渠道,让民间股神帮忙操盘。” 回国第二天就扎进办公室的程异丁称。

从大公司跳到创业公司,程异丁很快适应了一切都得自己来的工作方式。他的第一个任务是搭建人人操盘网站。作为一个面对公众的网站,它有几个设计要求,第一个要执行形成债务关系的业务逻辑;第二点,网站必须能支撑抢标这样的高并发;第三,金融网站得有一定的安全保障,运行得非常稳定。为了满足这几个要求,程异丁在前台用了一个能够支撑高并发的结构,包括对Web的展示,后端业务逻辑由基于Java的服务器集群来实现。

之所以先搭建网站而非APP,程异丁解释,投资是一个比较重的决策,网站对信息的展示更丰富,有益于新用户对我们产品有全面而感性的了解。下一步程异丁也会启动APP的开发。

对于社区的构建,程异丁为每个操盘手设置了主页,页面下开通留言功能。“操盘手可以在主页讲话、写文章,其他人可以评论。同时还有一个论坛,操盘手会在上面跟理财人进行互动。”程异丁介绍。

对于人人操盘的技术团队来说,目前的工作重点首先是对现有的运行的系统进行技术支持,这个过程中会有一些之前没有想到过的问题或新的要求。比如,不少用户会在论坛上提出各种各样的需求,相应的,他们要不断去增加和完善功能来满足这些需求。另外,由于现在平台采用的交易系统来自第三方,程异丁需要带领团队设计开发自己的交易系统,为平台提供更完善的功能及全面的用户体验。

人人操盘尚处在一个产品探索和打磨的阶段,他们在这个时期并没有直接对标的竞争对手,而从长远来看,所有在互联网上从事证券行业与他们面临同一群体的客户,都可以被看成是潜在竞争对手。说到底,他们都在往同一个方向走——如何在互联网上为用户提供综合性的资产管理服务,“在互联网上做证券投资只是我们的一个切入点。”程异丁说道。

目前来看,最大的风险来自于监管政策导向。因为类似平台还没出现,公司初创规模太小,还没有纳入监管范畴,早期仍以平台自律为主,且尚无资金托管。这可能会导致在推广带来规模增量之后,平台可信度打折。但人人操盘团队对未来的监管持乐观态度。

在程异丁看来,人人操盘可以预见的未来是,有很多优秀操盘手在人人操盘上设立了小规模基金,帮助股民去管理他们的钱,给股民带来利益。对操盘手的筛选构成了人人操盘的核心竞争力。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是,市场也得到教育,“我们希望越来越多理财人发现,把钱交给专业的人去打理是更有效的投资方式。”程异丁说。

注册公司

广州工商税务费用

深圳注册公司企业注册

中山注册公司转让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