醋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醋酸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地震时他甩开了我的手[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49:07 阅读: 来源:醋酸厂家

四川汶川发生了7.8级地震,全国大部分地区都感觉到了强烈的余震,我们这里也不例外。没有想到的是,我刚刚两个月的婚姻居然也被这次地震给震得散架了。

这个事情要解释起来还真费劲,这得从昨天说起。

昨天吧,我一个表弟结婚,非拉我去当主持,事前也只通过爸爸打了声招呼,等了半个月连电话也没打一个。说沟通沟通吧,谁知这两口子除了跟我见了一面简短地沟通了几分钟之后就音讯全无。直到婚礼的头一天才跟我打了个电话,问我放音乐用什么放,这才知道我还是主持。

匆匆忙忙地准备,也没有充分沟通,赶鸭子就上了架。这一上还不打紧,也不知是弟媳妇家不乐意这门亲事故意砸场子,还是她的七大姑八大姨都太好为人师。好端端的一场婚礼,却搞成了一场小品排练,一会要敬茶一会要下跪一会要鞠躬的。本来因为婚后发福穿裙子小了动弹不得,外加新娘的亲戚姨妈一闹腾,硬是折腾出一身汗来。

吃完酒,看时间有余,想着老公这乖孙肯定惦记他奶奶,于是便提议去看望年近九十却自己独居的奶奶。

坐了少顷,看时间仍有余,就想着早点走,顺便去百安居买些东西。他好去上班,我也好自个搭公汽回来。

谁知他不做声息就把车开到他父母家楼下,说要回去看看。

别的人都是不知的,我老公这人特别怪,平时我每次要求回他家,必然是大吵无疑,就这样他都是懒得回家一趟的。他自个不愿意回去还搞得我窝一肚子火,也不知昨个突发了什么奇想,要回趟家。其实前天晚上,在我好说歹说劝说了半天的情况下已经回去一趟了。

昨天那会要回去事先又不说,把我的计划搅乱,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况且,他回趟家不打紧,如果一耽误,我坐公汽回家两小时就得挤着挨着站着回家了。

那会他说要上楼,我心里头不是很高兴而且又觉得有点累,就让他自己上楼一趟,我就在车上等他。

结果他一听我这么说,脾气倒来了。调转车头便走,不回去了。

我也懒得理他,百安居是去不成了,就半路下车,自己坐公汽回家来。

其实,这原本也不是多大不了的事。

可是,晚上下班回来就不依不饶的,怎么哄也不行。还拿毛巾被裹住我的头勒住我的脖子,差点没闭过气去。硬是把我搞毛了,拿了枕头被子就睡到书房里去了。

虽说如此,今天早上醒的时候,我还是给他做了吃的喝了,还切到半个西瓜送到房里给他。

只是一直没正经说话。

谁知到下午两点多钟的时候,我坐在房里觉得晃晃悠悠的,人都不稳当了。先以为是早上吃喝了饭稀饭到下午了头有点发晕。后来又觉得不对劲,恨不得整个房都跟着在晃似的。于是赶紧跑到睡房,却看到他在悠然自得地躺在床上一抖一抖在抖脚,我心下想着他抖个脚不会这大动静吧。

因为那年九江地震那会我是经历过,而且震感也是相当的明显。

今天这么一搞吧,也有点害怕。脚一下子有点软软的感觉,像踩在棉花上似的。

于是喊他:“你不要抖脚了,快感觉一下是不是房子晃起来了!“

他不紧不慢地停下来,说道:“就是外面施工在打桩!“

我说:“这哪里是打桩,这是地震,跟九江那次一样!“

这时,我看到家里的吊灯、落地灯、挂着的毛巾全搁那儿晃荡着。

他还不认为是地震了,不紧不慢地往窗外看着,依然说是打桩。

我说:“我们还是下楼吧!“于是,抓起衣裳就穿。心里想着,要死也得死得体面点,衣衫不整地死了,那多难看呀!

他走到窗口一看,楼外已经开始涌现好多人。这才慢慢地穿好衣裳鞋子和我一道下了楼。

我俩一前一后地下了楼,他又跟犯了神经似的,径直往外面走,留我在院子里和一帮不认识的抱着孩子的婆婆在一起。大家都议论着,不知是哪里发生了地震。

我再看他,已经走到百米开外的野地里不知干什么去了。

我赶紧撵上去,去拉他的手。心下还在想,这回可便宜他了,不是出这么大的事,才不愿意理睬他呢!

谁知道,他非但不牵着我的手,还把我的手往身后那么一扳,嘴里絮絮叨叨地念着:“不要以为我这么轻易地就原谅你!“

我甩开他的手,打了他一下,说道:“这都什么时候了,别在那里装模鬼样的了!“

于是又去牵他的手,又被他摆脱。

接着一连几次都是这样,我去牵他,就被他甩开。

当下心都凉了半截。

心里想着大难当头,居然还在为昨天的那一点小事而生气。

后来,看着似乎没什么事了,人群也都逐渐散去。我们也就上楼回家。

却不想在楼道里吵起来,后来越吵越凶。

于是,我把他赶出了家门。

身为一个男人,在这种危难时刻,不表现出男子的英勇气概,却为二十四小时之前的一点小事斤斤计较不愿意原谅一个女人。

所幸的是,我这里只是跟大多数人感觉到的一样,是余震而已。

如果我们是住四川,住汶川,不知道,是不是我会孤单地躺在瓦砾之中,连自己宣誓相守一生的爱人的手都无法触及。

也许是我矫情,可是,当我写下这一句时,眼泪潸然而下。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