醋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醋酸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雨季飘零的爱情[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15:03 阅读: 来源:醋酸厂家

不知不觉中,街边金黄的梧桐叶子在萧瑟的风中渐渐凋零,空气中飘浮着暮秋的伤感和怀旧的气息。

已是深秋了。

夜凉如水的晚上,可欣了无睡意,静静地站在微开的窗前,清冷的风吹拂着她白色的棉布睡裙,散乱的长发轻轻飞扬,单薄消瘦却美仑美焕的身影,象是午夜落入凡间的精灵。

她就这样伫立着,浑然未觉寒气正在阵阵袭来,空朦的眼睛凝望着散落夜空的点点繁星。星光在沉沉的夜色中显得那样的耀眼,那样的美……

扭开窗前杏黄的台灯,浓结的愁绪如潮水般向心头涌来。回忆就像是一把丢失并且遗忘了很久的钥匙,却会在一个忽感寂寞孤独的夜晚失而复得。去年的今天,可欣亲手为自己的爱情判了死刑。原以为时间会冲淡哀愁,过去的终将会成为过去。可在这个秋风瑟舞的深夜,可欣痛楚却无法控制地拿着钥匙开启了往事的门,一切的一切,就这样齐齐的涌上心头。

曾经多么熟悉的他,多么灿烂的幸福时光,为何到如今,在可欣心里,却只剩下想念?

也许,时间是最自然的水,已经洗淡了记忆中的伤悲,而她自己,在不知不觉中,也已经跨越了那条当初以为自己一生都走不出的线。

略一转身,可欣看见映在镜中的自己。头发长了一些,脸颊也略瘦削了一点。不知现在的他,会有多大的改变?可欣微微地叹了口气。日子过了许久,也许彼此都早已释怀过去。就像曾经为了叶枫痴情依恋的她,如今也已经能够谅解,他爱上美子后的转变。

或许,与美子相比,可欣真的不够现代、成熟和洒脱。可欣出生在艺术世家,父母都是市音乐学院的教授。她在艺术氛围的熏陶下,学习了七年的古典芭蕾舞,又专修了民间器乐的古筝,在众多人眼里,她象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有着极致的灵秀和绝佳的气质。

认识叶枫那年,可欣刚满二十岁。

那是一个初秋的雨季。叶枫供职的合资公司斜对面开了一家“天籁村”乐器行,古朴清雅的装璜格局,成了繁华商都一处独特的风景。每天下班路过时,叶枫总想进去转一圈,听听萦绕耳边的悠扬曲声,感受一下古典乐器蕴含的历史沧桑与浓厚的文化底韵。但对音乐几乎一无所知的他,透过玻璃门每每看到里面素洁幽雅的环境,就失去了推门而入的勇气。

那天,秋雨飘飘洒洒地徘徊在城市的上空,叶枫处理完公司业务后,没有象往常雨天那样乘的士回家,而是打着一把朋友刚从日本带来的透明折柄伞,漫步在绵绵细雨中。经过“天籁村”时,叶枫突然很想进去看看。

就这样,叶枫推开了厚厚的玻璃门,也推开了原本通向幸福的门。当他目光四下流离时,撞上了一张不染尘的纯净面孔上漆黑幽亮的眸子。可欣那天穿着雪白的长裙,披着乌黑的长发,甜美的脸上透出文气的灵秀,就那么静静地坐在古筝前柔柔地试音,象极了古代画中翩翩欲飞的仙子。一向崇尚现代,洒脱不羁的叶枫竟就如此被纤柔似水的可欣征服了。

与所有爱情故事的起初类同,在叶枫痴情的猛烈追求下,可欣被深深的感动,她终于爱上了大她九岁的叶枫。

与可欣相恋的日子里,叶枫推掉了所有的应酬,整日陪在可欣身边,温柔地倾听可欣诉说心语。或是静静地听可欣弹古筝,深情地看可欣轻舞 “天鹅湖”,可欣骨子里散发出的忧郁和清丽脱俗使叶枫对她的爱恋几乎到了痴迷的地步,叶枫把那把透明伞送给了可欣,他觉得只有可欣这种纯洁如雪的女孩才配用。每当他们漫步雨中,叶枫总会吻着可欣发誓,要好好爱她一生一世,呵护她,怜惜她,不会让可欣受到任何的委屈。

一切的改变是在半年后叶枫升职为业务部经理。美子是叶枫所在公司的新任公关部经理,与叶枫同岁,是一个年轻,漂亮,魅力十足的女人。老总高薪把她从对手公司挖来,并奉之为公司的招牌。起初叶枫并不在意这位象“花瓶”一样的女人,岂料美子上任不足两月,原公司三分之一的客户都追随而至,公司业绩直线上升,顿时,美子成了全公司津津乐道的传奇话题。

后来,由于参加一个外资合作洽谈会,叶枫和美子一同随老总去了国外,半个月后,可欣在机场接叶枫,与美子相识。美子打量着可欣看了好久,啧啧赞叹可欣的温柔乖巧和美丽娴淑,并用异样的口气提醒叶枫如果娶了可欣将是最大的福气。可欣羞红了脸,叶枫却不自然的笑了笑。

日子平平常常过着,似乎未有什么改变,只是叶枫似乎越来越忙,约可欣的次数越来越少,有时可欣在电话里兴高采烈的告诉叶枫她新编的舞蹈或是乐曲时,叶枫总会心不在焉地应声。可单纯的可欣依然傻傻地爱着叶枫,没有意识到他们之间的危机。

叶枫在可欣面前有意无意地称赞美子如何妩媚迷人,魅力四射的次数越来越多,可欣也只是笑笑,心无城府的样子。直到一个应酬回来酒醉的夜晚,叶枫找到可欣,忍不住说出了全部的事实,他与美子在国外相处的半个月里, 在工作上合作得十分融洽,两人有许多的兴趣和爱好,叶枫已陷入美子的情感旋涡,欲拔不忍。而可欣过分的柔弱和依赖,在叶枫眼里,从曾经痴心的迷恋,怜惜的爱恋渐渐退缩成了情感上沉重的负荷,叶枫在两份感情面前两难抉择。

可欣似感晴天霹雳,苍白得几乎晕倒,她心痛欲焚,无法置信,他们曾经那么相爱。可是,事实终归是事实,谁也无法逃避。可欣无言,呆呆地流了一夜泪,她不明白为什么美子会让叶枫有如此大的转变,她更害怕叶枫会亲口对她说出他的最终选择不是她。这,对可欣而言,太残忍了。

可欣的害怕,叶枫或许不曾知道,他只顾陷在情感挣扎的痛苦里不能自拨。

一个星期,叶枫都没来找过可欣,更没有电话问候可欣的情绪变化,以前,他不是这个样子的。

于是,一个下雨的星期天。可欣和叶枫,一把透明的伞,走到他们相识的“天籁村”,—可欣眼底的泪花,嘴角苦涩的浅笑,叶枫诧异的表情,迷惑的眼神,和……决然离去的身影。

可欣呆呆的站着。在叶枫冷冷转身的一瞬间,可欣的泪再也不愿意受眼眶的强忍,潸然而下……

那天,可欣记得只说了一句话:“叶枫,我退回到好朋友的位置,好吗?”

而叶枫,只是绝望的呢喃:“ 可欣,你还是这么软弱,是你主动放弃了我……”

在叶枫眼里,可欣这么做只证明了她的软弱和退缩,全然没有美子面对他时的热情和自信。叶枫只会埋怨可欣,而他自己却没有好好想想,他在拥有和可欣这段来之不易的感情时,何尝不是缠绵在与美子的纵情欢乐里,他还要可欣怎么做?

是的,可欣宁愿放弃,也不愿让叶枫难做。

至今,可欣仍不清楚自己当初的抉择是对还是错?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可欣单纯善良的心里依然衷心的希望叶枫快乐,幸福……

忆起这段往事,可欣早已没有了凝聚于眶的滚滚热泪,只有那心中纯白如雪的过往柔情。

的确,到如今,也只剩想念了。特别是在下雨天。因为,叶枫离开的那天,也正下着如丝的绵绵细雨。那把透明的伞,叶枫也许早已遗忘的伞,就像他们曾经真挚圣洁的誓言,当初以为是永远坚持的一切。可如今,在不知不觉中早已被遗忘,早已改变。

惊觉于四周越来越冷的空气,可欣起身去关窗。可是,在可欣阖拢窗帘的那一刹,却发现,天边的那几点繁星,却已经消失不见了。

“明天,会下雨吗?”可欣轻问自己。

噢,只剩想念,只剩想念……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