醋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醋酸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哱拜降明后加官进爵好不快活为何最后却要叛明落得个自焚身死的下场

发布时间:2021-01-06 12:45:53 阅读: 来源:醋酸厂家

哱拜降明后加官进爵好不快活 为何最后却要叛明落得个自焚身死的下场

哱拜(1526~1592),明朝宁夏驻军叛乱首领。蒙古族。他原是蒙古鞑靼部的一个小酋长,因与部落酋长英台吉有矛盾,于“嘉靖中得罪其部长,父兄皆见杀,遂率领部众投奔宁夏官军”,因作战勇敢,从军功被提升为巡抚标下把总。后因屡建战功,渐渐由把总升至守备、游击、参将,并授宁夏卫世袭都指挥使。万历十七年(1589年)二月,经宁夏巡抚梁问孟奏请,“加宁夏总兵标兵参将哱拜以副总兵衔致仕,许其子哱承恩袭职。”

哱拜原本为了逃命和报其父兄之仇而亡命投靠明军,始终心怀异志,居心叵测,所以在宁夏站稳脚根之后,便招降纳叛,吸引地痞恶棍,并在家中豢养号称“苍头军”的武装家丁三千余名。他的长子哱承恩更是“独形枭啼,性狠戾”,在接替父职以后,也是“多畜亡命”,目无上司和法纪。所以哱拜依仗自家几个如狼似虎的儿子和一伙为非作歹的所谓义子,凭藉哱家苍头军的武力,已形成横行塞上的一个黑势力集团,地方官民避之不及,无人敢惹,官府为了息事宁人,都睁一眼闭一眼。哱家父子不仅是一方人民的祸害,而且哱家军的实力日益膨胀,已形成尾不大调之势,成为影响宁夏军镇安全的一大隐患。宁夏巡抚梁问孟正是出于这种忧虑才使用加官的办法,给予哱拜一个副总兵的头衔,让他交出兵权,离开军营。但是这不仅丝毫没有解决问题,因为其子哱承恩承袭了父职,哱家的势力不仅未受到削弱,反而引起了哱拜的怨恨和警惕,促使他叛逆心理的滋长。

万历十九年(1591年),鞑靼部西犯,甘肃临洮、河州一带报警。此前,御史周弘和巡按宁夏边务时,曾偏听偏信,“还朝,以将材荐哱承恩、土文秀、哱云”。今军情告急之际,又“举承恩及指挥土文秀,拜义子哱云等”大可任用。而哱拜也不甘寂默,遂自请率哱家父子和家兵出征甘肃。新任宁夏巡抚党馨早已了解到哱家军漫无纪律,平时经常出塞劫掠人畜金帛,恐战时更难驾驭,主要还是对哱家父子的不信任,便没有批准他的出征请求。但是哱拜转而得到经略郑洛的批准,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可是党馨不仅未给他分拨军马,反而还让给哱家军调换乏马。战事结束返宁以后,党馨又想清查哱拜虚报冒领的粮饷,并鼓动其部下检举哱家父子西征时的不法行为。哱承恩还因强娶民女为妾,被党馨鞭责二十军棍。哱家父子对此怀恨在心,等待机会要向党馨报复。恰当此时,宁夏官兵对党馨拖欠粮饷,冬衣不能及时发放,却反而催逼军兵们的屯田赋税,引起广大饥寒交迫士兵对党馨的怨恨。于是在下级军官刘东旸、许朝、刘川白、张文学等人的策划下,串联八十多人,歃血为盟,准备举行兵变。军中坐营江廷辅已察觉到军营要出事,就向党建议赶快补发所欠银两,以安定军心。但党不以为然,并进而威胁士兵说:“想以作乱要挟上司,决不可答应。你们难道就不怕杀头灭族吗?”所以,士兵们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宁夏镇城犹如一个巨大的火药桶,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

万历二十年(1592年)三月戊辰日,在哱家父子的进一步煸动之下,宁夏镇城兵暴发生了。“宁夏镇四营官军、家丁围杀巡抚党馨,副使石继芳,数其侵克残暴二十事,并杀卫官李承恩,供应官陈汉等于市,放狱囚,毁文卷”,“毁公署,据城门”,宁夏总兵官张继忠无奈自杀,刘东旸“自署总兵”。“奉哱为谋主,承恩、朝为左右副总兵,云、文秀为左右参将。”本来这仅是一场闹饷的哗变事件,由于哱家父子的煸动和加入,使得事态进一步扩大,形势更加恶化,并“勾结松虏”,使事件的性质也发生了变化,由原先少数人索饷闹事而转化为有政治目的的反叛暴动行为。此时哱拜原形毕露,自称“哱王子”,宁夏叛乱,“实是哱拜主谋”,其子哱承恩、哱云和部将土文秀等成为叛军的主要首领,各率所部攻城略地,十分猖狂,当时宁夏全镇除北路平虏所,由于参将萧如薰坚守没有丢失外,其它大多数城池和河西四十七堡地方均被蹂躏,“且渡河,复诱河套著力兔、宰僧犯平虏,花马池。全皆震动。”朝廷急命兵部尚书、总督魏学曾驰赴宁夏统一指挥征讨诸军,并升陕西副使朱正色为宁夏巡抚,升协守洮岷副总兵董一奎为宁夏镇总兵官。又破格提拔萧如薰为宁夏副总兵,暂管总兵事,与总督魏学曾共同办理宁夏平叛事宜。同时增调宣大兵六七千人星夜驰援宁夏,还命陕西巡抚沈思孝率部移驻下马关,作为声援。再特命御史梅国桢速赴前敌担任监军。与此同时,朝廷又高悬赏格:“斩承恩头,许以侯伯延世”,有能擒献哱贼,“与世封”,“有能擒献哱拜父子,赏银二万,封龙虎将军;擒献刘东旸、许朝、土文秀,赏银一万两,封都指挥使”。皇帝还赐魏学曾尚方宝剑,享受“斩临阵不用命者,以肃军法”的特权。但是官军进展仍然缓慢,三个月后,于六月十八日才肃清宁夏镇外围,开始围攻镇城。此时有人建议水淹镇城,而魏学曾之所以不采用水淹镇城和武力强攻的办法,是不忍心看到城中“生齿三十万”无辜的生命财产受到重大损失,所以千方百计想以招抚和离间的办法,促使城中叛军觉悟,自行从内部解决。魏先后派叶得新入城,招谕刘东旸、许朝,想让他们杀哱家父子,主动赎罪立功;又派宁夏原总兵官张杰入城与哱拜叙旧,劝哱拜杀刘、许自新;还与城中百户姚钦、武生张遐龄等约为内应,但都没有成功。后来才不得已于八月决堤放水,淹灌宁夏镇城。叛军也加堤反水淹官军,故始终未能攻下宁夏镇城。在久攻不下的情况下,朝廷认为前敌大将师老无功,便下令撤换了三军总督魏学曾,“命锦衣卫逮系来京究问”,改以叶梦熊总统三珲,萧如熏总兵宁夏,调名将宁远伯李成梁之子李如松为提督陕西讨逆军务总兵官,统一指挥新增派的山西、辽东、浙江兵和南方苗兵,配合督抚各军通力合围宁镇。另一方面,边外著力兔、庄秃赖和十失兔各蒙部内犯援兵,也被总兵李如松、马孔英、杜桐等将分别击溃,大局已定。各路大军联合会攻宁城,“宁夏总兵董一奎攻其南,固原总兵攻其西,故总兵刘承嗣攻其北,朱秉忠攻其东,原总兵麻贵以游兵主策应。” 哱拜自出北门,想逃往蒙部,当即被游兵谢贵赶回城中。哱刘叛军困守城镇,粮草告尽,内部矛盾冲突不断,内外交困,已成瓮中之鳖。八月初,官军再次放水淹城,虽然水攻没有达到预想的目的,但却使得城中叛军人人自危,丧失了斗志,并彼此猜疑,互相残杀。先是刘东旸杀死哱拜部将土文秀,哱承恩又派人离间许朝和刘东旸,两人被杀。哱承恩为了保全哱家的生命和地位,便将刘东旸、许朝和土文秀三人头颅悬挂于城头请降。九月十七日,官军最后发动总攻,哱承恩见势不妙,率所部冲出南门,被围城官军杨文登生擒,大军一举攻进城中,李如松、李如璋兄弟直扑哱拜第,将其包围,并用火攻,叛兵死伤过半。

哱拜见大势已进趣,在家中上吊自焚身死。十一月戊辰,皇帝亲登皇极门朝百官,举行宁夏大捷庆礼和献俘仪式,“命磔哱承恩、何应时、陈雷、白鸾、冯继武,斩哱承宠、哱洪大、王文德,各枭示九边。”并以宁夏大捷祭告郊庙和“逆贼荡平布告天下”。

中国干细胞医院

NK免疫细胞治疗肠癌

北京卵巢早衰能治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