醋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醋酸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卖无公害大米到底要靠谁-【新闻】丽豆

发布时间:2021-04-20 13:34:14 阅读: 来源:醋酸厂家

卖“无公害大米”到底要靠谁?

曾任河南兰考县挂职副县长的中国农业大学副教授何慧丽利用农业部的资助,帮助兰考县三义寨乡南马庄村合作社开发出了无公害大米。然而大米收获后却遭遇“卖米难”。无奈之下,何教授和几位农民带着10吨大米进京销售,不想一个星期之内只卖出100多公斤。这一事件经媒体披露后,一时间引起广泛关注,很多人都在思考:教授的无公害大米为何卖不出去?

不久前,记者向刚从北京回到河南的何慧丽了解到“卖大米事件”前后的一些事情。

“卖大米何其难矣”

何慧丽对记者说:“有人说教授带着农民跑到北京卖大米是炒作,是策划,其实我脑子里并没有‘新闻意识’,也并不是进行了什么策划。”她介绍说,当时确实是出于无奈。无公害大米的生产成本相对较高,如果通过批发市场销售,非知名品牌的大米只能卖出低价;而将大米卖给超市,不仅进入门槛高,而且还要交一笔“占柜费”,两者都很不划算。通过其他途径销售,农民在商场上又容易上当受骗。因此何慧丽对这几种销售方式都没抱什么希望。

为了在北京卖出大米,何慧丽把自己所认识的专家、学者和朋友都叫到一起,包括中国农业大学原来的党委副书记、跟她关系很好的经济管理学院的教授等,一共二三十人,大家一起商量该怎么办。何慧丽当时想,如果1个人联系5个人,每人都能买100斤大米,卖出10吨大米不会成问题。大家考虑到以前农民卖农产品时也常采用这种方式,所以最后便进入一些城市的社区卖大米,直接面向消费者。

事情后来的发展既在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在北京有些社区,大米很难卖出,而后来那些卖得较好的社区,其实主要是“人情”起了作用。但媒体的报道最终改变了这些大米的“命运”,并帮助何慧丽和村民们走出了难关。在郑州某社区卖米的合作社农民周梦奇告诉记者,原来一天只能卖出100斤,有时甚至还不到100斤,经过媒体报道后,现在每天能卖出1000多斤,而且打电话来询问的也很多。“看来***香也怕巷子深。”周梦奇说。

记者注意到,2005年12月25日,何慧丽在一家网站上曾发表了一篇名为《卖大米忧喜录》的文章。文章在结尾处感叹:“卖大米,卖大米,卖大米何其难矣。没有人给新农村建设卖大米之行动准备好干部、人员队伍和环境,但是任务已经摆在了面前。”

对于何慧丽带农民卖大米的做法,很多人从中看出许多问题,认为许多媒体报道这件事,实际上是帮了他们一把,但这属于非市场行为,说明农民们自己还不能适应市场环境;有人说教授卖大米是错位的,这件事本身已经超出了经济意义;也有很多消费者直接对卖米的农民说:现在是市场经济,你们根本不该来这里卖大米。

农民和合作社最终还是要面对市场

兰考县三义寨乡南马庄村的无公害大米项目是经济合作社建立后开发的一个重点项目。因为有黄河水灌溉的优势,农民也愿意生产无公害大米,因此经济合作社的负责人十分看好这个项目的前景。何慧兰作为分管农业结构调整的副县长,帮助合作社确定了开发策略,并成功地为这一项目申请到农业部的10万元专项资金。针对社会上一些人的质疑,何慧丽表示,无公害大米项目是合作社农户们选的,自己帮助申请到专项资金,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按照种植无公害大米的操作规程,会员们统一购种、统一技术服务、统一发放无公害农药化肥。虽然无公害大米的生产成本相对较高,但在市场价格上很难体现出来。所以,“卖米难”的原因,一是因为大米是大宗粮食作物,市场已趋于饱和与成熟,新产品难以引起消费者的关注;二是生态产品在中国目前还没有市场,新的生态产品加上农民通过合作大量生产,使“卖米难”问题更加突出;三是大米销售市场本身也存在一些问题,还不能灵活调节,实现“优质优价”。

河南大学“‘三农’发展研究会”负责人赵晓峰认为,由于南马庄的合作社刚刚起步,遇到困难和出现问题都是不可避免的。现在通过何教授的影响力,通过媒体的报道最终将大米卖出去,这些都是非市场化的运作手段,也是迫不得已的选择,将来农民和合作社肯定还是要面对市场。

河南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谷建全说,按照市场分工的原则,产销应该分开并由专人负责。农民如果要想获取流通环节的利润,必须把合作社进行专业化,既有生产方面的合作社,也有流通领域的合作机构。但现在南马庄的农民既生产又销售,搞销售的农民又没有经过专业培训,这也是其“卖米难”的问题所在。

“把农民组织起来是个事业”

何慧丽在谈到卖大米这件事时表示,自己当初也想过这个项目搞砸了怎么办,但心态很平和,失败了也没关系,明年总结经验教训再来,因为事物的发展规律就是这样。“但结果是现在所有认识我的人、知道这件事情的人都跟我说:不能败! ”

何慧丽认为,卖大米是一件事,而把农民组织起来是个事业。她说,“我们帮助农民合作搞文艺,很成功,帮助农民合作搞老年协会也很成功,那么接下来就是经济合作。但经济合作是很难的,首先得实现集中消费。比如农民生产粮食,一个村庄每年要买很多生产资料,如果一家一户地买,要么买假的,要么就很贵,联合起来就可以避免这个问题,这就是统购的好处。现在农村生产中还有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很多农业生产要素已经流失,拿人才来说,剩下了许多老弱病残,有能耐的人很少。”

何慧丽目前已从兰考县调到开封市禹王台区工作,但她仍关心着南马庄村明年种出大米的销售问题。相对于社会上的一些担心,何慧丽更愿意用发展的眼光来看问题。“和去年相比,今年卖米的几位农民肯定有了很大变化,因为吃的苦头多。”她说,“我觉得人很重要,开展新农村建设要有干部准备、人才准备和环境准备;如果没有,那么实践就是******的学校。我想干部就是这样培养出来的,人才也是这样培养出来的。我相信明年会比今年强,无论是外部的环境还是内部的动力。

“靠人情不如靠市场,这是我的认识。”三义寨乡南马庄无公害大米协会会长范振宇说。范振宇表示,这次卖大米出现困难对合作社是个打击,但也是一种锻炼。通过卖米,清楚地暴露出合作社的一些不足,有利于以后改进。

开封市委党校副教授陈括认为,何慧丽帮助兰考农民卖大米的行为本身是非市场化的,但这个事情引出一个话题,就是农民应该以一种什么样的组织形式和市场接轨才是******的。不管怎么样,今年的大米还要卖,但下一步紧接着要面临的应该是合作社的整顿问题。只有把生产和销售分开,明确利益主体,才会更有动力。

潢川在线

垃圾处理

实验室

相关阅读